雷军40岁时创办小米时,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在武大学会的学习能力

图片 1

昨日,小米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回到母校武汉大学,在第五届校友珞珈论坛发表了演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雷军认为,大学里面最重要的是学会学习能力,他因为大学一年级在图书馆借到讲乔布斯们硅谷创业的《硅谷之火》,而树立了创业的人生理想,还为此完成了“两年修完四年的所有学分”的目标,老师们也给到了非常多的帮助。

钛媒体注:昨日,小米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回到母校武汉大学,在第五届校友珞珈论坛发表了演讲。

而他在创立小米后第一次融资时,投资人问他“从来没有做过硬件,怎么证明你可以把硬件做好,”自己虽然在当时回答不了,但是如今小米手机今天已经世界第四,还做了100多种产品,有十几种中国第一,也有几种做到世界第一。

雷军在演讲中透露,自己是大学一年级时候因为图书馆借到的一本书——讲乔布斯们硅谷创业的《硅谷之火》,而树立了创业的人生理想,还为此完成了“两年修完四年的所有学分”的目标。

小米如今的成就,也被他归功于自己在大学里获得的学习能力:“一个从来没有做过硬件的人,是怎么把硬件做到这个水平的,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在武大学会的学习能力。所以我今天想跟同学们分享的第一个内容,就是其实你有了学习能力,你做什么都能成功。武大教给大家的,教的不仅仅是知识本身,更重要的是获取知识的一种能力,这是我个人一直认为,武大对我最大的帮助。”

雷军40岁时创办小米时,之前已经连续办过两个企业,他在演讲中回忆了第一次为小米去融资的窘境:投资人在办公室里问了两个小时,雷军衣服都汗湿了,最后也无法回答投资人“怎么证明你可以把硬件做好”的问题。

以下为雷军演讲全文:

“我记得我第一次去融资,我还找了一个我认为对我非常了解的基金去融资,为此专门去了趟上海,在人家的办公室里坐了两个小时,那些问题问的我衣服都汗湿了,我最后说你们的问题问得鬼知道!他们就是问你从来没有做过硬件,怎么证明你可以把硬件做好,这个问题我当时真的回答不了。”

同学们,站在这里我感慨万千,听到了刚才同学们的呼声,非常感谢,真的让我觉得的的确确是站在了主场。

雷军表示,小米手机今天已经世界第四,还做了100多种产品,有十几种中国第一,也有几种做到世界第一。

马云在几个场合说过,杭州师范大学在他心里是全球最好的大学,没有之一。今天,在珞珈论坛,我第一次说出我心里话:在我心里,武汉大学是全球最好的大学,没有之一。我在这所大学渡过了人生最难忘的青春岁月,对这所大学的感情特别特别的深刻。

“一个从来没有做过硬件的人,是怎么把硬件做到这个水平的,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在武大学会的学习能力。所以我今天想跟同学们分享的第一个内容,就是其实你有了学习能力,你做什么都能成功。武大教给大家的,教的不仅仅是知识本身,更重要的是获取知识的一种能力,这是我个人一直认为,武大对我最大的帮助。”

31年前,我们也有樱花大道,也有樱园宿舍,也有老图书馆,只是没有今天的卓尔体育馆,我们当年最好的教室就是新四楼,大家去过新四楼吧,不知道吗?哦是教四楼,我们当时叫新四楼,那是我们当年最好的教室,所以我一上大学,在很多同学不知道上自习的时候,我就去新四楼抢位置自习。今天我来这里的路上,还特意去那里看了一下,门口挂了一个牌子叫心理治疗室。我真的很纳闷为什么教四楼门口要挂一个心理治疗室,所以鼓起很大勇气进去看了一下,还看到我曾经很熟悉的教室,当时觉得阶梯教室特别大,后来仔细看一下也就能容纳100、200个学生。

以下为雷军演讲全文:

走到那个教室,我想起在那里度过的非常多的片断。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呢?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在那里自习,旁边的教室里面掌声不断,我过去看热闹,听了我人生第一次讲座,那时候是化学系在举办迎新讲座,是他们系里面一个老教授,刚从国外回来,给新生讲应该怎么上大学。

同学们,站在这里我感慨万千,听到了刚才同学们的呼声,非常感谢,真的让我觉得的的确确是站在了主场。

具体的内容我忘了,但是我今天还记得他讲的非常重要的一段话,他说:“现在同学们经常抱怨学习分配不对口,学的东西没有用,你们知道大学到底教什么?怎么叫学会上大学?大学里面最重要的是教你怎么学习,教你一种学习的能力,上研究生院是教的做研究、做工作的一种能力,如果学习到了这种学习能力,你还有什么学不会的呢,还有什么专业不对口呢?”大家想想是吧,就像我们哲学系的师兄艾路明,企业也办得很好,他也不一定要从经济系或者教如何办企业的系毕业。所以这就是我听的第一次讲座,听完了以后,对我启发特别特别大,所以我花了很长时间去琢磨,我怎么可以提高自己的学习能力。

马云在几个场合说过,杭州师范大学在他心里是全球最好的大学,没有之一。今天,在珞珈论坛,我第一次说出我心里话:在我心里,武汉大学是全球最好的大学,没有之一。我在这所大学渡过了人生最难忘的青春岁月,对这所大学的感情特别特别的深刻。

今天我仔细想了想,40岁时我创办小米,其实之前我已经连续办过两个企业,我本来说办小米的钱我全掏了,但我们一个联合创始人说,雷总如果全花你的钱我们有压力,我说好吧那我就去融资。我记得我第一次去融资,我还找了一个我认为对我非常了解的基金去融资,为此专门去了趟上海,在人家的办公室里坐了两个小时,那些问题问的我衣服都汗湿了,我最后说你们的问题问得鬼知道!他们就是问你从来没有做过硬件,怎么证明你可以把硬件做好,这个问题我当时真的回答不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