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ME向CSUN下单了30MW的太阳能光伏组件,计划超过300GW

这事还要从印度大型光伏开发商ACME
Solar和中电光伏2017年签署的组件供应合同说起。
近日,我们报道了中电光伏印度组件合同违约被印度可再生能源部拉入黑名单的事件,引起了光伏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
印度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警告印度光伏企业不要使用中国供应商CSUN的太阳能组件,并将中电光伏拉入进口组件企业黑名单,就像是中国古代给流放的犯人额头上烫上丑陋的烙印,印度官方发起抵制,中电光伏或许永远无法抹去这样的污名,永远无法再进入印度市场半步。
这一件事还让“中国制造”这四个字蒙羞,更重要的是,我们关心,其他中国组件制造商会受到这一事件的负面影响吗?
这事还要从印度大型光伏开发商ACME
Solar和中电光伏2017年签署的组件供应合同说起。 根据ACME
Solar的说法,2017年9月20日,ACME向CSUN下单了30MW的太阳能光伏组件,并于2017年9月25日支付了30%的预付款,但随后CSUN未能如期向ACME供应30MW组件。于是双方商议CSUN向ACME
Solar交货9MW组件——相当于向CSUN支付的预付款量。但最终CSUN再次未能提供9MW组件,也没有返还ACME支付的预付款。
2018年3月,ACME根据SIAC(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的规则5.1申请进行仲裁,仲裁听证会上,CSUN一次也没有出现。2019年1月24日,仲裁庭下令CSUN向索赔人支付超过400万美元的违约赔偿金,并支付额外的法律和仲裁费用。CSUN至今没有赔付。
ACME总裁Sandeep
Kashyap称,这还是从中国进口组件九年以来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事件,CSUN是大多数供应商中唯一违反合同义务的供应商。
印度驻上海总领事馆也报告说,CSUN是一家“高风险”公司,过去五年来在中国法院有超过160起诉讼记录,很多都是类似的违约行为,是“惯犯”。
但ACME总裁也表示,过去两年里,CSUN在印度有多起违约事件,中电光伏违约是个个例,并不代表所有的中国企业都是这样。
多个买家提及,CSUN还是彭博组件采购名单中的一级组件供应商。BNEF太阳能分析团队的成员则表示,BNEF了解CSUN的财务状况并有理由将其划分到第一梯队,但这永远不能取代采购过程中对一个企业的尽职调查。
鉴于其到2022年接近100GW的太阳能目标,印度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部MNRE表示:“不能容忍这种违反有效合同不能按时提供组件的公司。”MNRE建议称,印度公司如果选择与CSUN合作就要自行承担合作的风险,企业在下单前,最好能与中国当局联系核实一下这些企业的声誉情况。
印度咨询公司Bridge to
India建议称,两国贸易关于处于相对敏感的阶段,政府插手虽然值得称赞,但却存在升级矛盾的风险,还是建议此类事件最好由私营公司本身或行业协会解决。
至此,我们发现,各方对此事仍秉持着“就事论事”的理性,并未波及到其他不相关的组件商。在这里,记者也提出一个疑问,从行业领跑到今天走到“臭名昭著”,这期间,中电光伏到底怎么了?

2015年7月印度政府推出了宏大国家太阳能计划:至2022年,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00GW;到2030年,计划超过300GW!!!!

然而,截止2018年底,印度实际装机总量约26.8GW,也就是说,在印度计划在2019到2022年四年内平均每年招标18GW太阳能项目。根据过去几年的装机量趋势按照线性增长的趋势,从2019年-2022年印度国内的光伏需求如下图所示:

图片 1

照此计算,每年百亿美元的投资,将成为光伏供应商重点青睐的市场,尤以中国厂商及其在东南亚投资的工厂为甚。

然而众所周知印度本土的太阳能制造业远远满足不了当地的安装需求,仅有的Waaree
Energies,ikram Solar,TaTa, Sonali
Solar二十几家组件厂,总产能加起来还不足印度2018年安装量的三分之一。其它逆变器、控制器、玻璃、EVA材料更是如此,印度在海外最大的光伏合作伙伴就是中国了。

中国厂商能够根据不同的光伏采购价格生产出各种质量标准或售后服务的产品,因而中国厂商在印度市场极受欢迎。根据Bridge
To
India发布的信息,2017和2018年印度市场前10家组件供应商有7家中国。根据专业信息统计机构PVInfolink提供的信息,2018年中国品牌全年出口到印度市场的总量约为6.7GW,占到了印度全年安装量的70%以上。其中,前10家组件供应商分别是:正信光电,晋能,协鑫集成,东方日升,晶澳,天合光能,乐叶光伏,尚德,阿特斯和正泰。Top10的组件厂占据了出口印度总量的约73%。印度本地前十大开发商2019年的招标项目中,投标组件厂中十家约有八家是中国的品牌其中包括:东方日升,正泰,尚德,晶澳,天合,晶科等。

然而,印度是不会甘心肥水流入外人田的,这些年来,印度不断对进口光伏产品进行双反调查,或要求BIS强制性认证以推高进口产品价格,保护国内脆弱而缺失的制造业。

2014年到2017年间,印度数次提及对中国地区征收反倾销、反补贴税。2018年7月底,印度财政部正式对针对光伏的保障措施调查作出裁决,将对中国、马来西亚及发达国家进入该国的太阳能光伏产品(包括晶体硅电池及组件和薄膜电池及组件)征收保障措施税。这项保护税将为期两年,第一年(2018年7月30日-2019年7月29日)的税率为25%,第二年的上半年税率为20%、下半年为15%。印度政府增加保障税,一方面提升了关税收入,但另一方面也推高了其国内组件售价,从一定角度上阻碍了印度光伏市场的良性发展。逼得中国光伏企业逐渐在印度开展投资。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给出的截止2018年10月,中国光伏制造业在印度产能为(包括未投产未宣布的)电池片1.2GW,组件1GW。

图片 2

以下是已经在印度境内投资的中国光伏企业项目盘点。

盘点一:正信光电

截止2018年年底,正信向印度出口的组件总量超过了1GW。正式加入了“出口印度1GW俱乐部”。在2018年9月18日举办的印度国际可再生能源展上,正信光电释放一重磅消息,为进一步扎根印度市场、服务好当地客户,公司计划在当地投资建设光伏产业园。该园区将主要生产硅锭、电池片、组件与玻璃背板等产品,初期规划产能高达2GW,预计为印度创造近六千个就业岗位,加速推进当地绿色经济可持续发展。

正信光电电站年建设能力达1.1GW,并拥有国际领先的全自动组件产线,人均产量可达5MW,总产能近3.2GW,全球累计完成电站建设5GW以上。

盘点二:协鑫集成

同样有计划在印度建厂的还有协鑫集成。协鑫集团有着上下游一体化产业链条,凭借其成本整合优势在印度市场的销售一直很有竞争力,2016年协鑫和印度开发商Essel
Infra与安得拉邦政府签署备忘录,到2020年在印度该邦投资二十亿美元开发5GW组件制造产能。2018年4月软银愿景基金与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在印度投资成立合资企业的谅解备忘录,该企业主要用于生产光伏硅锭、硅片、太阳能电池和组件。合资企业的计划产能为4GW,分为两期开发。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